大发快三

文化首页 > 警界 > 文化
夏至
2019-07-10 12:09 | 来源:大发快三网站 | 作者:刘梦凝

 

  “麦了”的叫声还没有沉寂,“知了”已接力上场。蝉刚起了个调,气温就顺着树干往上爬。树叶仿佛能滴出油来,此时的绿更为饱满,层次更为丰富,浸染了一片绿荫。
  夏至前后,淮河以南早稻抽穗扬花,各种农田杂草和庄稼瓜果一样生长很快,甚至更加疯狂。姥爷就经常带着我们,一起到地里割草,摘菜、挖土豆,要赶在一大早或一大晚,中午的太阳太强烈。平时大人们自己去的话,越是正午大太阳越是去田里除草。我有些不明白,姥爷告诉我:“正午虽辛苦一点热一点,但是除过的草,经烈日暴晒,很难再活。就省下托运草的工夫,省大事了。”
  每年这个时候,也是晒上两坛子好酱的时节,黄豆酱、豆瓣酱、西瓜酱都是小时候吃过的自制“咸菜”。
  煮一小坛子黄豆,放置在房顶上阳光最充足的地方曝晒。很快发酵,不久就化腐朽为神奇。找块窗纱将坛子口儿严严实实地罩起来,防止苍蝇之类的虫子不幸落入。接下来,就是耐心等待了。我和弟弟常偷偷地用手指蘸点酱,放在嘴里吮吸,特别美味。
  那时候一盆酱是很金贵的,够一家人足足吃上一年。记得有一年刚晒好的酱被别人偷去了,妈妈竟然哭起来。屋后有座庙,妈妈不听爸爸劝阻,就坐在庙前的地上,边哭边骂,那声音估计一个村子都能听见。结果第二天起床竟发现那盆酱安然无恙地放在原地,清楚地记得妈妈竟又哭起来,那是高兴的。
  村子里此起彼伏的蛙鼓声,敲响夏天的节奏。时而低沉,时而雄壮,让人沉醉在大自然美妙的音符中。“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”,给了我们一份别致的心境。有蛙声总是好的,让农人们想到丰收,虽然有时会吵到美梦。
  太热了,人们就期待下场雨。夏天里这种期待总会在无意间给我们满足的。俗话说:“夏雨隔田坎。”说不定什么时候,就落一阵子急雨,有时时间很短,只是湿了层地皮。有时村西下雨,村东就是大晴天。唐代诗人刘禹锡在南方,曾巧妙地借喻这种天气,写出“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”的著名诗句。
   若是半夜下雨,大人们还得起来,赶紧收拾房顶晒的东西,用一块早预备好的大雨布遮起来,周围用砖块严严实实地压住,以防雨布被风掀起来。
  雨后地皮上的小洞里,傍晚或黎明时的树干上,到处是蝉蜕的壳,学名叫蝉蜕,据说中药用它做药引子,可以舒肝明目去火。小时候,约小伙伴一起,在房前屋后,小河边,柳树下去找蝉蛹的踪影。雨后松软的泥土被蝉蛹的爪子刨开,露出一层薄薄的土,有些就直接爬出洞来。抓蝉蛹的时候,最有趣的就是和村里的土鸡,树上的鸟雀,四周的青蛙、癞蛤蟆争抢了。如果慢了一步,蝉蛹就会成为它们的美餐。
  家乡有一条静静流淌的小河,从我记事起它便一直躺在那里,虽不宽但很长,滋润着一方水土。儿时每到夏季,常趁午后父母午睡,偷偷从家里溜出来,跟几个伙伴到灌河游泳、摸鱼,摘莲子,回头路过西瓜地,再摘个西瓜。大孩子用拳头砸开,掰开了大伙儿分着吃,可甜了,心头的热气顿时消去一半。
  一切都是那么亲切,那么美好。嗅着那些我熟悉的庄稼的气息,青草的气息,炊烟的味儿 ……透过树林隐约地看到远处村落的土坯墙红瓦,掩映在一片浓绿之中。
   (作者单位:固始县公安局)